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蟑螂:我只是失去了翅膀,得到的却是真爱

来源:果壳

AI 温馨提示:

本文将出现蟑螂、蜘蛛等图片

蟑恐、蛛恐的朋友可飞快滑过

在昏暗的红色灯光下,新郎轻轻地触碰新娘。这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他忍不住又靠近了些,开始舔舐心上人的身体,从脸颊到后背直至全身,然后——一口咬向新娘的翅膀。

这是台湾木蠊Salganea taiwanensis)的定情仪式。台湾木蠊主要以朽木为食,它们与常见的美洲大蠊、德国小蠊是亲戚,都属于蟑螂家族。早在 1988 年就有人发现,绝大多数台湾木蠊会在交配后失去翅膀。但直到最近,研究者才第一次观察到了这个过程。

这是研究者第一次观察到台湾木蠊啃咬翅膀的交配过程。最后双方的翅膀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 | 参考资料[1]

雌性蟑螂并不反抗,她顺从地伸展身体,露出翅膀,任由雄性啃噬。稍事休息后,它们交换角色,雌性开始啃咬伴侣的翅膀。这样的互啃仪式重复几轮,直到两蠊的翅膀都只剩下小半。

但和大部分新婚之夜吃对象的动物不同,台湾木蠊啃翅膀的举动看似血腥,却是一场“一生一世一双蠊”的纯爱剧。

他渴望儿孙满堂

却活不过新婚之夜 

对许多蜘蛛和一些昆虫来说,求偶与被吃常常相伴而至,这种现象被称为“性别间同类相食”。与台湾木蠊不同,绝大多数的情况都是虫姑娘单方面吃掉虫小伙,而渴望子孙满堂的小伙子,通常没机会活过新婚之夜。

虫姑娘为什么吃掉求爱者?有时候,这仅仅是她们选择配偶的方式。吃掉求爱者不过是因为看不上对方而已,毕竟,没有比物理消灭更彻底的拒绝了。长脚蛛科的一种蜘蛛(Metellina segmentata)就是这样,雌性会抓住体型不够大的求爱者,将他们吃掉。即便开始交配了,也并不代表万事大吉。在一些其他的蜘蛛中,如果雌性不那么中意男友,便会在卿卿我我的中途消灭对方,留下一些未受精的卵给她们更喜欢的对象。

雄性的M。 segmentata也会想办法避免被吃,比如给雌性进贡。图中雄蛛(右边橙色)将一只情敌裹起来送给雌蛛(左边黑色)| Conall McCaughey

有时候,雄性被吃则是甘当食料,主动为“爱”献身。他们让伴侣吃下自己补充营养,以产生更多、更强壮的后代。野外观察发现,约有 65% 的雄性赤背蛛(Latrodectus hasselti)会在交配时被吃掉——交配时,所有雄蛛都会扭转身体,将自己堵在雌蛛嘴上;至于要不要下嘴,得看雌性的心情和胃口。但这些雄性赤背蛛也不是被爱情蒙蔽双眼的傻小子。在被吃掉的过程中,他们能够获得更长的交配时间;同时,吃掉男友的赤背蛛姑娘也更可能拒绝未来的求爱者。

牡丹花下死,不如活下去 

不过,大多数雄性并不愿意牡丹花下死。

雌性吃掉雄性,是因为她们希望选择优秀的伴侣,或者得到充足的营养;但对雄性来说,“活下去,尽量增加交配的机会”才是刻在他们 DNA 中的行为准则。围绕这样的矛盾展开博弈,是性别间同类相食现象的主旋律。就像《黑猫警长》中的描述一样,营养匮乏的情况下,饥饿的雌性狭翅大刀螳(Tenodera angustipennis)会盯上求爱者,交配之后就将对方吃掉;但在现实中,雄性螳螂可不会献祭自己,感天动地一般地对爱人说:“妈妈也是吃掉爸爸才生下我的。”

“奶奶是吃掉爷爷才生下妈妈的,而妈妈是吃掉爸爸才生下我的。如果你真爱我,就请把我吃掉吧!”现实里,雄性才不会这么说呢 |《黑猫警长》

为了拥有儿孙满堂同时又不成为婚礼主菜,雄性从寻找配偶时,就会关注潜在对象的身体条件。比起瘦弱的异性,他们会选择吃饱喝足的胖姑娘;而如果对面是一位饿得目露凶光的瘦姑娘,他们则会迅速逃跑。有些蜘蛛也会观察交配对象是否酒足饭饱,他们会在求爱前耐心等待,等蜘蛛姑娘抓到猎物、填饱肚子,然后才开始追求交配的机会。

另一些蜘蛛则选择反守为攻,靠“捆绑 play”求一线生机。雄性会在交配前用蛛丝把配偶绑住,目前已经在 30 多种蜘蛛身上观察到了这一行为,比如美洲盗蛛(Pisaurina mira)。雄性美洲盗蛛会从上方接近他看上的雌性,迅速地用蛛丝将对方的两对前腿捆上几圈,并用自己的腿将雌蛛的第三和第四对腿卡住,然后才开始交配。等到蜘蛛姑娘挣脱束缚,肇事雄蛛通常都已逃之夭夭了。这也不能怪雄性盗蛛卑鄙胆小;实验显示,无法用蛛丝缠住雌性的个体,在交配中确实很容易成为配偶的口粮。

雄性美洲盗蛛用丝帮助雌蛛|AlissaAnderson

比起相濡以沫、为爱牺牲的童话故事,性别间的冲突和博弈才是动物世界中亘古不变的剧目。关于性别间同类相食现象的理论与假说,多数也都按照这样的思路展开。

关于吃配偶这件事 

最浪漫的却是小强 

然而,现有的理论,在台湾木蠊夫妇身上却行不通。

这场互啃翅膀的婚礼是一出完全不同的纯爱剧:木蠊双方轮流互咬,都不反抗;薄薄的翅膀没有什么营养价值,不能帮助雌性孕育后代;而且,一旦啃掉彼此的翅膀,喜结连理的两只台湾木蠊就将共度一生,彼此忠诚,直到死亡将它们分开。

成年台湾木蠊:婚后(左),结婚前(右)|参考文献[1]

这难道就是残酷自然界里的真爱吗?排除已有的解释,结合台湾木蠊的生活方式,研究者提出了一个假说:这种诡异的结婚仪式,其实是为了让台湾木蠊夫妇双方都活得更好。

失去翅膀后,一对木蠊就会在朽木中打洞,建造自己的家,在此生儿育女。由于他们只能靠啃朽木为生,而且自然环境中,同族的密度比较低,离家另觅新欢大概率也觅不到,还可能饿肚子。不管是出于主动还是生活所迫,这些大蟑螂对婚姻十分忠诚,终生奉行一夫一妻

不用担心对方出轨,台湾木蠊夫妇双方的利益完全同步。无论哪一方获得生存优势,都意味着它们的后代能得到更好的照顾,从而让自己的基因遗传下去。而余生全在朽木中生活,台湾木蠊再也不需要飞翔。失去用处的翅膀不但可能阻碍移动,还需要费力清洁维护,一不小心就会沾染霉菌和寄生虫——这翅膀,不如不要。

台湾木蠊夫妇互相啃咬翅膀,直到彼此都称为折翼的蟑螂  | 参考资料[1],汉化:核桃苗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被你吃掉翅膀,然后和你在朽木洞中养育儿女,共度余生。”

这也许就是台湾木蠊眼中爱情的模样吧。

参考文献

[1] Osaki, H。, & Kasuya, E。 (2021)。 Mutual wing‐eating between female and male within mating pairs in wood‐feeding cockroach。 Ethology, eth.13133。 https://doi.org/10.1111/eth.13133

[2] Anderson, A。 G。, & Hebets, E。 A。 (2016)。 Benefits of size dimorphism and copulatory silk wrapping in the sexually cannibalistic nursery web spider, Pisaurina mira。 Biology Letters, 12(2), 20150957。 https://doi.org/10.1098/rsbl.2015.0957

[3] Bruce, J。 A。, & Carico, J。 E。 (1988)。 Silk Use during Mating in Pisaurina Mira (Walckenaer) (Araneae, Pisauridae)。 The Journal of Arachnology, 16(1), 1–4。 https://www.jstor.org/stable/3705799

[4] Kadoi, M。, Morimoto, K。, & Takami, Y。 (2017)。 Male mate choice in a sexually cannibalistic species: Male escapes from hungry females in the praying mantid Tenodera angustipennis。 Journal of Ethology, 35(2), 177–185。 https://doi.org/10.1007/s10164-017-0506-z

[5] Kinky Spiders Tie Up Their Lovers to Avoid Getting Eaten。 (2016, March 11)。 Animals。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animals/article/160311-spiders-sex-cannibals-silk-animals-weird-wild-science

[6] Obata, Y。 (1988)。 Behavioral and ecological studies on life history traits and familial relationship in the wood-feeding cockroaches Panesthia angustipennis spadica Shiraki, Salganea esakii and S。 taiwanensis Roth (Blattaria: Blaberidae, Panesthiinae)。 Master of Science Thesis, Department of Biology, University of Tokyo。

[7] Prenter, J。, MacNeil, C。, & Elwood, R。 W。 (2006)。 Sexual cannibalism and mate choice。 Animal Behaviour, 71(3), 481–490。 https://doi.org/10.1016/j.anbehav.2005.05.011

[8] Schwartz, S。 K。, Wagner, W。 E。, & Hebets, E。 A。 (2013)。 Spontaneous male death and monogyny in the dark fishing spider。 Biology Letters, 9(4), 20130113。 https://doi.org/10.1098/rsbl.2013.0113

[9] Welke, K。 W。, & Schneider, J。 M。 (2012)。 Sexual cannibalism benefits offspring survival。 Animal Behaviour, 83(1), 201–207。 https://doi.org/10.1016/j.anbehav.2011.10.027

作者:核桃苗

编辑:麦麦

一个AI 

521 快过完了,蟑螂也有爱情了,而你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巴体育_注册 » 蟑螂:我只是失去了翅膀,得到的却是真爱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