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铁矿石期价创上市以来最高 钢企:有资本炒作因素

每经记者 张蕊

铁矿石涨疯了。

12月11日,铁矿石普氏指数(62%粉)突破160美元/吨,创近8年新高。

同日铁矿石主力合约期货价格一度突破千元大关,涨到每吨1042元,日内最高涨幅9.92%,创下上市以来最高价格。

价格疯涨为哪般?

江苏一家钢企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看主要是一些机构对中国经济复苏的预期以及对中国2021年粗钢产量的估计,造成铁矿石期货价格大幅度上涨,现货市场随期货波动,“这里面有资本炒作的因素在。”

12月10日下午,中钢协组织中国宝武、沙钢、鞍钢、首钢、河钢、华菱钢铁和建龙等钢铁企业召开座谈会。与会企业一致认为,当前铁矿石价格上涨已偏离供需基本面,大幅超出钢厂预期,资本炒作迹象明显。

中钢协副会长、冶金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本轮铁矿石价格上涨创下历史高位,主要源于我国铁矿石需求旺盛、全球铁矿石供应偏紧、进口铁矿石供应集中、定价机制不完善等多种因素。

价格大涨更多是炒作因素

我国钢铁生产屡创新高,铁矿石需求旺盛。

李新创给出两组数据:今年1~10月,我国粗钢产量8.7亿吨,同比增长5.5%,预计今年粗钢产量将突破10亿吨;生铁产量7.4亿吨,同比增长4.3%。世界钢协公布,10月全球粗钢产量1.619亿吨,同比增长7%。

“一方面中国钢铁产量再创新高,铁矿石需求大幅增长。”他说,另一方面,随着全球各国采取措施复工复产,全球停产高炉在逐步恢复,短期内也促进了铁矿石需求增加。

从供应来看,全球铁矿石供应增长乏力,供应偏紧。

今年前三季度,淡水河谷粉矿产量2.2亿吨,同比减少3.5%,球团产量2256万吨,同比减少30.3%;澳大利亚FMG集团产量1.3亿吨,同比减少4.58%;必和必拓产量1.93亿吨,同比增长7.3%;力拓产量2.6亿吨,同比增长1.5%。

“除四大矿外,南非、秘鲁等铁矿石供应国上半年均因疫情短期停产,增量有限。”李新创说,整体来看,2020年全球铁矿石增长量较小,无法支撑需求量的较大幅增长,尤其是近期全球钢铁生产同步复苏,导致铁矿石供应偏紧。

另外,我国铁矿石进口量占全球铁矿石贸易量的65%以上,超八成来自澳大利亚、巴西两国的四大矿业公司,供给比较集中。同时,国内钢铁产业集中度低,铁矿石需求较为分散,市场地位不对等。

此外,李新创还提到,目前的铁矿石定价机制过度依赖普氏指数等工具,存在小样本决定大样本市场定价、定价机制不完善等问题。而投机交易过度参与期货市场,在铁矿石市场出现真假难辨的消息时,也助推了价格的大幅波动。

在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看来,除了资本的炒作,大概率也有矿山炒作的因素。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前期高盛对全球铁矿石市场的预期还比较低调,但是近日高盛预期铁矿石的牛市可望延续至2021年,明年全球铁矿石供应仍将短缺,铁矿石将出现连续三年供不应求的情况。

王国清说,本来国内的铁矿石期货、现货交易在中钢协、大商所的风险预警下,已经有一定回落,但在高盛发了报告后,国外期货品种又大涨,接着国内跟涨,普氏价格指数也大涨,现在已经超过150美元/吨。

她认为,从供需基本面来说,短期内即使供应再紧张,也不可能引起如此大幅度的增长。因此除了供需因素外,更多的还是炒作因素。

钢企利润受到挤压

“铁矿石价格上涨肯定会削弱钢企的利润空间。”天津友发钢管集团副总裁韩卫东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王国清说,之前铁矿石成本一般占到钢企生产成本的40%左右,现在已经超过50%,甚至达到55%。

李新创也介绍,今年6~9月钢协统计会员企业吨钢利润分别为340、312、314、326元/吨,亏损企业户数分别为9、6、5、13个,同时段铁矿石价格维持在高位(涨幅约20%),钢材价格涨幅有限(涨幅约6%),钢企利润保持相对平稳。

而近两三个月,铁矿石价格的飙升及煤炭、焦炭等其他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不断侵蚀钢厂利润,一部分钢铁企业销售利润已大幅下降,亏损经营的钢企增多。

李新创说,从今年10月至12月9日,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上涨22%,钢材价格指数(CSPI)上涨7.6%,铁矿石价格涨幅明显高于钢材价格涨幅。“从大宗原燃料价格变化对钢材成本影响看,近两个月进口铁矿石价格上涨17.5%,受此影响每吨钢材成本约上涨10%,而同期钢材价格涨幅仅为5.5%,估计因铁矿石等大宗原燃料价格大幅上涨,钢企每吨钢材约有100元利润受到挤压。”

不过王国清表示,近期铁矿石价格的上涨对钢企利润的吞噬有一定滞后性。因为钢企前期会有一些低价位的铁矿石备货,并且目前终端产品售价也因成本推动而有所上升。到1月份很多企业就会用12月份的普氏价格指数重新进行定价,因此对钢企未来的利润吞噬更为严重。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目前终端钢材价格确有上涨。河南一位从事钢铁贸易相关工作的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因为上游铁矿石价格上涨以及期货市场变动,现在钢铁厂也普遍涨价,价格每天都在波动,有时一天波动两次。

“对钢铁贸易商来说,一般年底前都要备货,等过完春节卖给房地产商、工厂等,所以钢厂年底的销售都比较好。”他说,“我们这边的贸易商主要从山西、河北、山东莱芜、日照等地拿货。”

如果现在存很多货,未来铁矿石价格降了岂不是亏了?“那没办法,所以存货还是有风险的,压力很大。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想,如果不存货,说不定过完年连铁矿石都没有了。”他说。

后续价格有望回落

在李新创看来,目前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局面下,钢企很难采取有效措施来降低成本,建议可多用国内矿、减少高价位采购、合理利用金融对冲工具等降低采购成本。

“钢企或行业需痛下决心,持之以恒实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战略,通过提高再生金属料使用比例、提高权益矿比例、分散进口来源等措施,建设长期、高效、稳定、多元的铁矿保障体系,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他说。

但在钢企看来,当前的铁矿石市场定价机制已经失灵,钢企一致呼吁相关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及时介入调查,对可能存在的违规违法行为,依法予以严厉打击。

记者注意到,针对近期铁矿石疯涨行情,大商所在12月4日发布了市场风险提示,表示将持续强化日常监管,严肃查处各类违规行为,维护市场秩序。

12月6日大商所再次喊话:落实“零容忍”要求,近期交易所已针对铁矿石等品种启动“五位一体”监管协作机制,以发挥监管合力,严格排查市场交易行为,严厉打击违法违规交易行为。

此外,大商所还对铁矿石期货合约进行了交易限额、下调交割费用、提高保证金等抑制措施。与此同时,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骆铁军6日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近期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偏离供需基本面,存在贸易商招标异常助推指数上涨、期货市场临近交割月多头逼仓等人为制造市场紧张行为,呼吁相关监管部门尽快介入。

12月10日上午,骆铁军与澳大利亚铁矿巨头必和必拓举行视频会议,就必和必拓铁矿石生产和销售情况、定价机制、近期矿价大幅上涨等议题进行交流。

必和必拓介绍,预计自7月份开始的新财年的生产将保持强劲,产量将达到指导产量(2.76亿~2.86亿吨)的上限水平。就近期市场比较关注西澳气候对发运的影响问题,必和必拓表示,对全月的发运量没有影响,将保持原计划水平。

骆铁军就上周五铁矿石价格单日上涨7.5美元/吨的情况进行了询问,必和必拓进行了解释和说明,并表示愿意与钢铁协会加强沟通与交流,共同促进铁矿石市场的公开、透明。

对于后市走势,王国清认为,短期内冲高对于市场来说确实承受能力有限,受资本追逐等因素还有一定上涨空间;但在各方利益博弈下,特别是国内各方的监管、把控,会对市场起到调控作用。“后续的价格肯定不可能一味上涨,也会有一定的回落。”

韩卫东也表示,今年以来铁矿石价格不理性上涨的因素比较多,但它早晚要回归理性。

(原标题:什么情况!铁矿石期货价格创上市以来最高,每吨钢材有100元利润受挤压,钢企:有资本炒作因素)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巴体育_注册 » 铁矿石期价创上市以来最高 钢企:有资本炒作因素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