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美股迎最大IPO Airbnb漫漫三年上市路

原标题:美股迎最大IPO Airbnb漫漫三年上市路 来源:观点地产新媒体

观点地产网 有人评论说,2020年的美股市场早已不是投资,而是一场资金和情绪的大型博弈。

谁又能预测到,在疫情持续发酵、经济不断放缓之下,美股却在年底接近有史以来最高位。甚至出现了近二十年来最为疯狂的上市潮,2020年尾声已至,但美股IPO热度仍存。

继美东时间12月9日“美版美团”DoorDash上市大涨近86%之后,民宿短租巨头Airbnb也于当地时间12月10日正式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募资约35亿美元,一跃成为今年美股最大IPO。

上市首日,Airbnb以146美元/股开盘,是IPO发行价68美元的两倍多,收盘报144.71美元/股,较发行价上涨113%,市值逾864亿美元。这一市值,超越了旅游巨头Booking的市值(约862亿美元),同时也远超连锁酒店巨头万豪(市值约430亿美元)和希尔顿(市值约300亿美元)。

如此高的估值,令市场无法不注意到。尤其是在半年之前,这家民宿巨头还一度被传出即将破产。从破产传闻到上市股价高涨,对于Airbnb本身,众人议论不一。

不能否认的是,Airbnb确实选择了股市较为火热的时机登陆资本市场。据相关媒体统计披露,不算此次Airbnb的IPO,今年美国交易所的IPO总额已超过2000亿美元。

知行资本徐绍义则表示,美股火热不是突然性的,而是一直在创新高,这是多重因素导致,包括拜登当选、流动性泛滥、疫苗面世等。

Airbnb估值忧虑

按照Airbnb最初公布的IPO定价,每股初步价格仅为40-50美元,而后市场又传出定价区间56-60美元,相较于此前的数据,正式定价每股68美元确实有了大幅调升。

IPO定价是根据询价结果而来,而此次Airbnb发行定价与一般固定价格拍卖方式有所不同。市场分析称,Airbnb采用的IPO机制类似于“荷兰拍”,这种叫价方式一方面有利于最大程度的挖掘资产的价值,防止资产价值在IPO阶段被单一机构挤压,另一方面也产生了Fomo情绪(错失恐惧),报价低可能拿不到股份。

资料显示,美股发行价格区间通常是承销商根据公司估值和市场因素等给予的价格范围,最终发行价格通常在招股价格区间内,视市场情况,最终定价有可能提高到发行价格区间上限的120%,亦有可能降低至发行价格区间下限的80%。

尽管发行定价已经超于预期,Airbnb上市首日仍出现暴涨形势,甚至盘中股价一度突破150美元。一业内人士坦言,Airbnb股价暴涨,要么是美国资金面比较宽松,没有更好的投资目标,只能投类似确定的消费类股票,要么就是对疫情的恢复比较乐观。

暴涨程度确实让很多业内人士始料不及,尤其是对Airbnb估值产生过疑问的人。徐绍义分析称,Airbnb在IPO前已融资64亿美元,上市定价估值超过400亿美元,上市前已经对其估值表达了忧虑情绪。

数据显示,Airbnb的初始估值为470-480亿美元。相较于4月份,进行债务融资后估值180亿美元,着实提升不少。更早之前,2017年外界盛传其总估值310亿美元。

Airbnb的发展又是否能撑起高估值水平?几个月之前,Airbnb才因财务亏损、计划裁员等损害了市场信心。

而且市场上亦有不少证券分析师认为,在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短期和中期对Airbnb业务的乐观情绪有些夸大其词。

据其11月发布的招股书数据,2019年营收48.05亿美元,今年前9个月营收25.19亿美元,同比下滑31.89%,净亏损近6.97亿美元。对于业绩下滑原因,招股书归结为可能是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早些时候,疫情遏制了休闲和商务旅行”。

不过,Airbnb第三季度已经扭亏为盈,单季度营收13.4亿美元,同比下降19%,净利润2.19亿美元。

Airbnb将第三季度的复苏归功于短途旅行、国内旅行以及长期住宿的回归,徐绍义解读招股书称,“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中到处都是“坚韧”(resilient)这个词,用于全球国内旅游等类别。即使在4月份封锁最严重的时候,距离居民住宅50英里以内的短途旅行也很频繁。”

招股书提及,至少持续28天的长期住宿是其去年增长最快的类别之一,而且很有韧性,在其去年排名前20的城市之外的旅行也是如此。

Airbnb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在上市前接受采访时表示,Airbnb正在考虑新的弹性旅行计划方式。“现在人们来到Airbnb,他们甚至不一定有一个目的地或日期,因为居家办公为大家提供了自由,人们可能会想去周围300英里的任何地方,想看看Airbnb上面能提供些什么体验。”

Brian Chesky同时表示,并不太关心估值问题。

此外,为应对疫情危机,Airbnb称已采取一系列缩减成本举措,包括暂停所有可自由支配的营销计划支出、全体职员人数裁剪约25%、暂停所有设施的扩建等。招股书中透露,这些裁员和其他重组行动预计将使公司2020年的费用维持在1.35亿-1.5亿美元。

营收规模受影响依旧是事实,Brian Chesky稍早前预测,公司业务受到严重冲击,今年营收预计将不到去年的一半。

漫漫上市路

徐绍义认为,Airbnb这种靠有效建立Hosts和Guests之间的诚信运营的C2B2C平台市模式能给中国长租公寓市场一些启发,二房东这种重资产经营模式在市场扩张期间获取的高增长在经济下滑时却会成为负担,今年就是血的教训。

但Airbnb模式也并非一路顺利地走来,自成立至今,途中也遇到不少挫折。其成立于2008年8月,总部设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市,根据介绍,这是一个旅行房屋租赁社区,用户可通过网络或手机应用程序发布、搜索度假房屋租赁信息并完成在线预定程序。

作为共享住宿行业鼻祖,Airbnb却一直被质疑模式烧钱,而且每年都出现净亏损。数据披露,2015年至2019,净亏损分别为1.35亿美元、1.47亿美元、7000万美元、1690万美元和6.74亿美元。

应该是市场前景获认可,Airbnb一路获得了十几轮融资,据悉红杉资本从天使轮就投资了Airbnb,连续11年的投资,一直是Airbnb最大的外部股东。

另一方面,Airbnb也很早提出IPO融资一事。早于2017年,其便对外放声有IPO计划,称Airbnb上市流程的周期约为2年,可能会在2018年上市。只是到了2018年,Airbnb首席财务官宣布离职,彼时业内就已经认为这会影响到IPO进程。

当时Airbnb联合创始人、中国区主席柏思齐坦言,“Airbnb IPO最大的压力不是来自于投资者,而是来自于员工和房东,尤其是持有公司股份的大部分员工。”

IPO进程一拖再拖,直到2019年5月,Brian Chesky在接受采访时表态,公司正在做准备,在今年晚些时候IPO,“从那之后的任何时间点,你们都有可能会看到我们。”

当时很多人以为,2019年会是Airbnb兑现上市承诺的一年,然而最终还是落空了。

又倒回今年年初那会儿,疫情肆虐,旅游业和民宿行业遭遇危机,Airbnb成为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企业之一。

Airbnb自身难保,上市进程也就搁浅了。今年5月,Brian Chesky在内部信中宣布公司将裁员1900人,高管降薪,并缩减对核心业务之外的投入。

当时他接受采访时直言,“我们花了12年的时间打造了Airbnb的业务,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失去了这一切。”这被外界解读为Airbnb处于破产边缘。

如今时势已变,Airbnb以高姿态成功上市,有了新的资金注入,被投资者争议多年的IPO压力得以消散。

然而其后续仍然有着不小的挑战。对于未来的风险因素,Airbnb在招股书中表示,调整后的EBITDA和自由现金流一直在下降,这一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营收增速已经放缓,预计未来还会继续放缓。

与此同时,Airbnb获面临比预期更大的所得税负担。在招股文件中披露,美国国税局最近提出了一项可追溯至2013年的税收调整,可能会使该公司承担13.5亿美元的税费,该税费与将知识产权转移给国际子公司有关。而外加罚款和利息,这笔税费比Airbnb目前在合并财务报表中记录的准备金高出10亿美元以上。

而且Airbnb本身债务规模就比较庞大,截至2020年9月30日,其未偿债务本金19.97亿美元。

但截止2020年9月30日,Airbnb用于经营活动的现金净额为4.91亿美元,同比减少9.1亿美元;自由现金流为负5.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8.399亿美元。

此外,未来Airbnb面临全球日趋严格的民宿监管风险,还有来自Booking Holdings、Expedia Group、Google、TripAdvisor、Trivago、Craigsli以及万豪、希尔顿等竞争对手施加的压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巴体育_注册 » 美股迎最大IPO Airbnb漫漫三年上市路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