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月活不断下滑,资源导向找靓机,转转的身份焦虑如何解决?

作者|DorAemon

 I AM BACK

老罗宣布“回归手机圈”了。

10月14日苹果iPhone12发布当天,老罗搞了一场“2020秋季旧机发布会”,颇有些和苹果公司秋季发布会针锋相对的意思。

不过最终大家等来的是一条时长约5分钟的转转广告,视频中老罗以手机发布会的形式介绍了二手机的优势以及转转提供的验机、7天无理由退货以及质保服务等。老罗也正式官宣自己成为转转二手平台推广大使。

老罗宣传效果显著

转转最新估值18亿美元

有罗粉失望、有罗粉疑惑还有罗粉破口大骂,但是这也说明“手机”这个概念已经和老罗深度绑定。中国智能手机发展史中,罗永浩必须有一笔。

此次老罗对转转的宣传效果目前看来相当不错,据媒体报道,“旧机发布会”当天转转严选iPhone 11系列手机均售罄。

因此,转转或许未来将更侧重手机业务,和老罗的合作则是这一发展方向的体现。此外,2019年11月,转转牵头成立B2B二手交易平台采货侠;2020年5月,转转与二手手机B2C平台找靓机合并,估值达到18亿美元。

摇摆不定的转转

这次或将“专注”手机

App、微信应用入口侧重手机

除了与找靓机合并、找老罗合作外,侧重手机业务的具体表现则是转转App首页布局。

在转转App首页上方的九宫格中,目前与手机有关的入口就有四个,包括“苹果手机”、“安卓手机”、“旧机换钱”以及和老罗合作后的“老罗推荐”入口。

另一方面,转转也修改了其微信九宫格入口链接。以往,用户从微信九宫格中点进转转,会直接跳入转转首页。

但是现在,用户进入转转小程序后,首先看到的是“省心卖”选项卡中的“闲置换钱”菜单。页面醒目位置虽然有“手机”、“笔记本”、“平板”等多个品类入口,但是却将几大手机品牌单独显示。用户点击后,直接进入手机回收页面。

此外,“闲置换钱”菜单下的所有类目,提供方实际上均是“找靓机”。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转转有意将流量引至手机业务中,更是导入找靓机,而不是原来的转转手机业务,所以“转转”本身反而更像是空壳。

传转转有团队迁往深圳

据媒体报道,今年7月23日,转转牵头成立的B2B二手交易平台采货侠位于深圳的总部办公区正式开业。

除了在深圳设立采货侠总部外,与转转合并的找靓机总部也同样位于深圳。

另外据多名网友爆料称,转转方面有团队转岗去了深圳。

在有关采货侠总部开业相关报道中,转转集团副总裁、采货侠总裁相昌峰介绍称,深圳是二手手机产业最大的集散中心,有着完整产业链条。

因此,将总部设在深圳以及传言称有团队迁往深圳都和手机业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专精手机

如前文所述,转转此前经历过几次转型,但效果不甚理想。曾经转转尝试做C2C全品类信息平台,但没有竞争过闲鱼。

尔后如果做自营C2B2C方向,想要获得核心竞争优势变得非常棘手。

问题其实并不复杂,手机、鞋、书籍、古玩等品类在产业链方面并不通用。如果妄想每种品类都做好,那往往等来的是种种都做不好。最终可能投入巨额成本,仍然没有任何优势。

所以,转转试图“专精”于手机业务也就在情理之中。而且,至少从表面上看,这种转型还是起到一定效果的。

估值暴涨是否合理

转转与找靓机合并后,估值从10亿美元暴涨至18亿美元。

但是,根据网经社的“2019年度中国二手电商市场数据报告”,此时转转估值200亿人民币,找靓机的估值是10亿人民币左右。

合并了找靓机之后,转转估值却跌到了18亿美金的规模,相当于100亿人民币多一些。一年半的时间,估值几乎可以说是腰斩。

而2019年转转还是主打全品类,在这种情况之下估值腰斩,几乎就是外界对于其全品类策略的否定。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转转的股东构成,转转的股东里,除了腾讯和58外,没有任何一家第三方基金,也从侧面说明了资本市场对其估值的顾虑。

而合并找靓机之后,转转集中精力专攻二手手机,但这就涉及到了新旧业务重心问题,全品类是否会变成转转的累赘?以前大规模的投入,现在没办法变现,又没有盈利能力,是否会成为沉没成本?

所以,转转剩下来的核心资产,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微信九宫格的流量入口,一个是转型二手3C领域的重要产品,也就是找靓机。

所以,即使是18亿美元的估值,对双方来说也都是巨额增长。

那么,转转的表现是否能支撑起这个价值?

和闲鱼几乎同期起跑

却被甩在身后

根据转转集团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转转和找靓机两大平台业务整合后,近期手机C2B业务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71.69%,和宣布合并时相比增长了61.1%。8月3日,转转集团的手机C2B业务日收货量突破9600单。

看来走“专精手机”这条路似乎是有效的,所以转转请来罗永浩这种手机圈的话题人物自然是期望老罗能让转转的手机业务锦上添花。

根据QuestMobile报告显示,自2019年8月至2020年8月,闲鱼的月活用户不仅远高于转转月活,而且转转月活用户呈现持续下降趋势。

另据艾瑞数据,自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转转月活跃独立设备数量从1318万下降至652万,降幅达到51%;截至2020年3月,转转月活跃独立设备数已将至576万台,而闲鱼则高达1441万台;

此外,据比达数据,2020年3月,闲鱼月活用户8234万人;转转月活用户为2093万人,找靓机则为226.8万人。转转与找靓机合并后,2020年6月,闲鱼月活跃用户2092万人;转转则仅有947万。

GMV方面,阿里巴巴于近日发布的2020财年报告显示,2020财年闲鱼GMV已超过2000亿元,同比去年增长超过100%。

但转转方面却未透露GMV具体数据,姚劲波曾透露2016年时转转GMV为70亿元。

如今,将转转和闲鱼放在一起比较难免令人产生一种极其不对等的错觉,认为转转和闲鱼这样体量的竞争对手做比较对双方都不公平。

但实际上,这两个品牌可以说是同一时期起步,而且获得的资源也不分高低,但发展结果却截然不同。

闲鱼背靠阿里巴巴,其实力自然不必多说。但是转转一直以来也是58同城眼中的“宝贝”。58同城历年财报中多次强调转转是其业务中重要组成,并将给予转转更多资源。

例如2016年,姚劲波在当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转转业务增长很快,并且将要替代58和赶集网的二手货交易频道。姚劲波更是表示,如果58是QQ,那么转转就是微信。可见转转对于58来说有多被重视。

2018年,姚劲波同样在当年一季度财报解读中强调,转转在中国的发展远快于同行,已在很多品类上取得领先优势,并且将继续投入更多资源。

在这种情况下,转转各种运营数据仍然逐渐被闲鱼越甩越远,以至于不得不不断转型寻求出路。

这点从闲鱼估值方面体现的淋漓尽致,据媒体报道,闲鱼成立次年资本市场对其的估值就已经达到30亿美元。而转转成立至今估值才刚过闲鱼当年的一半。

因此,转转可谓是将“一手好牌打了个稀烂”,58同城倾力投入,而且也获得巨头投资支持。但是转转却一直不温不火,运营表现毫无存在感。

因此2020年3月,姚劲波在解读58财报时,不再强调全品类概念。

姚劲波表示,对转转未来发展非常乐观,在二手手机行业,转转将会占据领先位置,成为二手手机交易主要渠道。

多次转型背后,其实是转转的“身份焦虑”。从C2B2C到如今进军数码垂直领域,转转一直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最佳位置。

这次高调请老罗宣传,虽然暂时获得了不错的销售数据,但是这条新赛道并不好走。转转仍然要面对比自己更成熟的竞争对手,未来仍然是未知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沙巴体育_注册 » 月活不断下滑,资源导向找靓机,转转的身份焦虑如何解决?

大前端WP主题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